zpx9| n77r| rl33| 7jj3| 82c2| djd5| trvn| 9vpf| m0i4| 3dj3| nzn5| 1hnl| z791| k68c| frd3| 717f| ldz3| jv15| rr3r| fb11| ttj1| zbb5| 7tt3| 6464| thhv| 1f7v| dt3b| 1xv7| vrhx| pjpz| rdpd| bjj1| n113| 3lfh| 735b| 91dz| 020u| c862| 1fjp| v7xt| lxnd| 1357| f3fb| 1n55| 93z1| 19jl| 519b| fdzf| n9fn| ssuc| p5z1| vx3f| rhpj| vvfp| j9hh| 1tft| xxbn| xp15| s88d| f9d9| lnjx| fr7r| h1dj| 7t1f| dzfz| 1r35| nc7i| rxph| 7j5h| 7rdt| lbn7| 1tt3| 7ljp| eiy0| pdtx| fp3t| t3p5| f7d1| j1td| ndzh| vp3x| 91dz| 3tz7| 5f5p| j55h| w440| xb99| fnl3| 2cy4| 6h6c| 5xtd| uawi| 6a0o| pt59| rrxn| l3dt| 9fd7| z7d9| l37n| hpt9|

 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国外左翼学者关于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五种评判
2019-08-21 08:39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童晋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21世纪初资本主义危机的发生和持续,国外左翼学者从各层面各领域对危机发生的深层原因、影响以及资本主义的命运与走向进行了深刻分析,在此基础上对资本主义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矛盾进行了揭示和批判。这些分析批判,各有不同的角度与侧重,但概括起来看,可以将国外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评判归结为五个方面,即资本主义危机是生产方式危机、民主危机、价值观危机、生态危机和体系危机。一、生产方式危机:资本主义生存空间的极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潜在的危机在于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二、民主危机:少数人统治与治理无效率经济危机之后,许多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所谓的自由民主进行了重新审视,认为西方民主已然演变成少数人的民主、金钱的民主、低效率的民主等。

关键词:民主;左翼学者;矛盾;批判;资本主义危机;生态;生产方式;资本主义制度;分析;系统性

作者简介:

  随着21世纪初资本主义危机的发生和持续,国外左翼学者从各层面各领域对危机发生的深层原因、影响以及资本主义的命运与走向进行了深刻分析,在此基础上对资本主义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矛盾进行了揭示和批判。这些分析批判,各有不同的角度与侧重,但概括起来看,可以将国外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评判归结为五个方面,即资本主义危机是生产方式危机、民主危机、价值观危机、生态危机和体系危机。需要指出的是,这五个方面的评判,是不同学者针对同一危机的不同角度解读,彼此间并不孤立,而是相互交叠影响,为我们更为全面深刻地认识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实质、更合理地把握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和新特征提供启示参考。

  一、生产方式危机:资本主义生存空间的极限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潜在的危机在于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这种矛盾会显得尤为突出。生产的全球化是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获得超额利润的必然选择,但这同时又必然引起资本主义的结构性危机,给资本主义体系带来致命的灾难。

  英国当代著名左翼思想家大卫·哈维(David Harvey)通过对资本主义时空形式与资本主义扩张之间矛盾的分析,揭示了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必然是将内部时空矛盾不断转向外部用以缓解国内矛盾的升级,“有限危机可以通过外力被强加于资本主义活动的某个部分或某个区域,甚至整个资本主义领域”, 这种通过剥夺性积累使过度积累摆脱困境的方式已经成为垄断资本进行转嫁风险、扩大积累的常用手段。但事实也证明“这种积累方式无异于在悬崖边上跳舞。”

  法国著名人类学家、经济学家保罗·若里翁认为资本主义体系深陷困境,“资本主义一直就是一个不稳定的系统,它总是不停地促成资产集中,最后导致游戏玩不下去。”而今,“资源的消耗、殖民活力的终结、西方经济体的过度负债、新竞争者的崛起让回旋余地显著减小”。

  英国剑桥大学格顿学院的玛丽·沃伦(Mary V. Wrenn)讲,“在资本主义经济中,企业生存的关键就在于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和市场覆盖范围:要么增长,要么死亡。”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主义的回旋空间在收窄,资本主义曾经用以克服危机的种种举措,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将在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这个根本矛盾的影响下失去效用。

  二、民主危机:少数人统治与治理无效率

  经济危机之后,许多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所谓的自由民主进行了重新审视,认为西方民主已然演变成少数人的民主、金钱的民主、低效率的民主等。

  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制不足以掩盖实质上政策对资方利益的严重偏袒,一人一票制的效力远不及一美元一票制的影响力大,致使民主的代表性危机愈发严峻。美国著名左翼学者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认为,真正能够影响美国政治并参与政策制定的前提是跻身1%的少数群体。占低收入人群约70%的人,不论他们投票与否,对政治都已经完全失去了影响力。

  垄断资本家通过政治献金、游说以及华尔街与美国财政部之间那道“旋转门”使国家政权以服务资本为目的,垄断资本家得以同时扮演“裁判员”和“运动员”的角色。正如美国著名左翼经济学家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所说,对于那些有钱人而言,花钱塑造政治进程是一项投资,“从中他们要求(并得到)回报。他们最终以符合自身利益的方式塑造政治进程就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于是那便增强了其他选民的失望感并进一步增强了金钱的力量。”

  事实上,对西方民主更符合实际的称谓应是选举式民主,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目前西方国家的民主即便在选举层面上也出现了漏洞。参加选举投票的民众在大幅减少。加之西方民主奉行的双重标准,已经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认识到,客观上并不存在某种特定的民主模式,每个国家都有其特殊的国情,特殊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因此可以有理由说,西式的自由民主的吸引力无论是在西方国家内部还是在国际社会都在走向衰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