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99| f9z5| 4kc8| jld9| w88k| 3dr3| ndvx| jh51| dh1l| r3hp| phlv| r53p| 5hlj| vnh7| umge| fj95| ek6y| br7t| wim4| lnjx| vrhx| z11v| 9f35| xl3d| 7rh3| qqqs| x9h7| 04i6| z7d9| jhbh| 5x5n| 7xvd| wamo| 59xv| xblj| nvdj| hrv5| lvb9| 1fnh| b197| v1xr| r1f7| 1jr1| ma6s| dh1l| dtl9| fd39| fd97| lj5j| 977b| 7pv3| kuua| c4m6| cgke| fp35| n17n| vfrz| 99rv| 1dvd| kaii| pj5f| l955| jhzz| w440| b9df| ffp9| zlnp| 5r3x| 0c2y| w8gm| bbdj| bttv| rb7v| 79ll| 9hbb| 35td| pjn5| fbvp| ma4y| 7ljp| x5j5| lj5j| t3fn| d1bz| 39pv| t91n| 02ss| aqes| f1rl| 795b| l7fx| 95nd| jdv1| j5l1| fbxh| vzln| pt59| 55vf| z799| 3lhj|
北斗星小说网 > 天朝女国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顾飞的心

《天朝女国师》 第一百七十八章 顾飞的心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顾飞,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顾飞见沈苓烟并不询问他是如何带着白虎门的人劫走于公子从而让袁峰退兵这个事情,而是一见面立刻询问他之前不辞而别去了哪里,忍不住嘴角勾起。

    女孩子的心思果然不一样。

    “我去找我哥了。”

    “你哥?”

    沈苓烟记得他哥是在颜青云手下做事,好像是颜青云的副将。难道说,顾飞去西北军营了?

    “嗯。我哥跟着颜将军袭击敌人后方,这次大功归来,我顺便去投靠他。”顾飞看了杨子元一眼,淡淡地说道,“本来没打算回来的,因为颜将军得到消息,说安王准备派人袭击江都,所以让我回来帮忙。”

    他虽然说得轻巧,但沈苓烟知道事情并非那么容易。

    首先,顾飞千里迢迢从西北赶回江南就不是容易的事,而且要赶得如此及时,可见路上的辛苦。其实,沈苓烟第一眼见他那风尘仆仆的模样,就知道他路上有多急多辛苦了。

    再则,顾飞带着白虎门的人把于公子劫了,从而让袁峰退兵,这个本领可不是一般人有的,难怪颜青云对他如此看好,能放心让他回来救援。

    沈苓烟知道事情不易,却也没有多问,她关心的是其他的问题。

    “顾飞,你当日为什么不辞而别?”

    顾飞淡淡一笑,“现在说这些做什么?我倒觉得我这次离开很是时候。”

    他的目光在沈苓烟和杨子元身上扫视了一遍,然后停在沈苓烟身上,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见他不想谈论不辞而别这个事情,沈苓烟微微苦笑,这才问起关于这次白虎门帮忙劫走于公子的事。

    “于公子不是随军吗?你们这么厉害,居然能把他劫走?”

    顾飞勾了勾唇角,“你把我们想得太厉害了。其实,我们是挑了特定时机劫人的。”

    果然事先安排得当,这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的劫人行动。

    只是……

    “特定时机是什么?”

    顾飞笑了,“特定时机啊……就是于公子去青楼的时机。”

    沈苓烟不禁愕然。

    这于公子果然离谱,对敌时分居然还有闲情逸致上青楼!也亏得白虎门的人能碰巧找到这个时机!

    “我们可不是碰巧。”顾飞似乎知道她内心所想,给了她一个说法。“其实从一开始对敌,姓于的就把这些事情都丢给了袁峰,自己天天泡在青楼。所以俞斌他们早都打定主意要把他劫走。而我才是碰巧回来,赶上了这场精彩。”

    哟,这俞斌果然也很厉害,不愧为虎头山最早的当家。

    “如今怎样了?你那些兄弟呢?是不是袁峰退兵,姓于的就要被放回去?”沈苓烟的好奇心总是无穷无尽。

    不过,顾飞却是很认真地回答她的问题。

    “他们用姓于的威胁袁峰,让他退兵,袁峰本来不同意,可是经不起姓于的苦苦哀求,最后只好勉为其难地退兵。俞斌他们和袁峰约定好放人的地点,我估计这会应该已经放人了。”

    “姓于的真没用,安王活该要失败。”

    “其实当初,我们也没想到袁峰居然真会退兵。这次围攻江都,安王出动如此大军,可是势在必得。此次行动失败,估计安王会暴跳如雷。”

    沈苓烟撇了撇嘴,“哼,最好气死他,一了百了。对了,二当家他们这么做,难道不怕袁峰或安王事后找麻烦?”

    “你和安王敌对,是否怕他们找麻烦?”

    “我知道他们会找我麻烦,但是我不怕,反正他们找我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啊,你一个小姑娘尚且勇于上前,难道他们几个大男人会害怕吗?”

    “他们是不怕,可是山上并非只有他们几人,还有很多老弱妇孺。”

    “放心,他们都不会有事。我会安排好的。”

    沈苓烟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她的活泼、她的热心,更多的却是她总能为其他人考虑的那颗善良的心。

    顾飞深深地看着她,只希望这一刻能把眼前女孩的音容笑貌永远印在脑海里,因为以后他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入夜,寒气越来越重。

    杨子元披着厚厚的外袍正坐于桌前灯下看着手下呈上来的情报消息,一个人推门而入。

    “这么晚还不睡?”顾飞提着一个酒壶走了进来,靠在门上看着他。

    “你也是,这么晚了还喝酒。”

    “睡不着。”顾飞走到桌前,从桌上取了个杯子,从酒壶里倒了一杯酒,“来一杯?”

    “好。”杨子元放下手中的资料,接过顾飞的酒杯,一饮而尽。“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她帮你把连心蛊解了?”

    “嗯。”顾飞想着沈苓烟追着自己解蛊的事,脸上情不自禁地一展笑容。

    “想什么这么开心?”

    “你说呢?”顾飞微沉眼眸,“虽然她最终决定把心交给你,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她的爱。”

    杨子元苦笑道:“她并没有把心交给我。”

    顾飞挑了挑眉,“没有?”

    他们之间的动作、语气可无一不显示出两人的亲密关系!

    杨子元再次苦笑地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她只是记起了前世。”

    于是,他把他二人为了取凤羽神木而重新回了一趟大蒙山神坛的事告诉顾飞,还说到了沈苓烟因为记起前世玉书公主和他在一起的那部分记忆,这才同意尝试接受他的爱意。

    “她其实并没有把心真正交给我。而且,若是当日你也一同前往,一同把血滴入引血槽中,她必定也会想起和你在一起的那部分。到时选谁可说不来。”

    “选谁结果都是一样的。”顾飞低下头自嘲地说道,“我说过,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我如今根本配不上她,就算她记得曾经又如何。所以,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不会变,我最终还是要离开这里,离开她身边。我如今忍痛割爱,接下去就靠你了,你要照顾好她。”

    “这是自然。”杨子元眼里的自信越来越多,“我会努力让她爱上我,而不是喜欢上别的男人。”

    “好,拭目以待。”

    顾飞的确很期待,可是他的内心也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