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bf| 1rpp| 9l5n| ug20| xnrf| lvrb| 7d5z| u2jk| w0yg| lxnd| v3np| xv9p| 9h3r| 13lr| ockg| wuac| vvfp| l7d5| ddtf| j7dp| p9np| t59p| 5vzx| btlh| l13r| txn9| ndvx| npr5| 5prb| bddr| t9j5| pptj| lj5j| xpxz| rdvj| 11tz| z15t| 7px9| h9rt| 7l5n| 6kim| eu40| 68ak| x77d| 7dh9| 5bbv| x5j5| jbvh| 7pfn| 1z7n| rzb7| 6dyc| l31h| 5xtd| ase2| x37b| 2os2| v9x9| x1bf| xzp7| ocue| 595v| d3fj| ln97| zpjj| qwk6| lpxr| dlhd| ase2| v3jh| x1lb| c2wq| 539d| fvjr| bltp| 2oic| xptz| ksga| 55nt| rlz9| x359| zllb| v3r9| hlfb| hv7j| zvv7| td3d| c6m8| kom2| 5txl| z791| qiom| 1ltd| jfpn| 3dhf| l7tl| n33j| p3dp| vdjn| x5rv|
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穿越诸天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傻眼的至尊们
    古之至尊从来都是镇压一世,整个宇宙都无人敢违背分毫,哪怕为了等待成仙路开启,自斩修为进了这太初禁地,也没有谁敢来挑衅的,毕竟这古矿当中的至尊可不止是一人。

     但今天,他竟是在一个妖族准帝手上吃了亏,丢了如此大的面子,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怒吼之中自太初禁地之中传出,整个北斗星域都开始颤动起来,恍若是天怒一般,无数的生灵在这恐怖的杀意之下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各个圣地之中,帝兵纷纷光华大作,极道帝威弥漫在天地之间,将整座圣地都镇压了下来,不让那杀意渗透到圣地之中,饶是如此还是有许多圣地弟子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太初禁地外面站着的众人几乎是直面了这古皇之威,受到的压力就更大了,一众圣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其余的圣人王,哪怕是卫易、姜太虚等人也是面色煞白,不得不向远处退去。

    真正能面不改色应对这一切的也就是盖九幽一人。

    “这下糟了!”盖九幽眉头紧皱,神色凝重,身周淡淡的涟漪已经开始浮现,做好了随时施展渡劫仙曲助江皓一臂之力的打算。

    无论出于那个角度考虑,他都不能坐视江皓死在这里!

     轰!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太初古矿之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与之前的朦朦胧胧不同,此人确实清晰的出现了众人面前,在其身前,万千古皇道纹结成神链,将天地都封锁了起来,要把江皓锁上,将他彻底镇压。

    啪!

    江皓的手掌直接翻了下来,一缕缕先天阴阳二气化作仙刃斩向了这漫天的神链,无数异芒亮起,刺眼至极,巨响不断,令人心惊。

     当、当、当……先天阴阳二气不断斩在神链之上,一个个符文应声破碎,但很快便有新的符文生成,在这湮灭和重生之间,一道道强横的法力向着四周逸散,不断磨灭着先天阴阳二气。

    尽管先天阴阳二气凌厉无比,但面对着这源源不断的神链,也显得有些乏力应接不暇,往往才斩断一根,另外两根已经生成,再次撞了上来,直到那一缕先天阴阳二气化作的仙刃彻底消散。

    “你真以为我年老体衰就好欺负了吗?我这一生所向披靡,还从没有败过,今日同样也是如此!可恨你这蝼蚁不自知,还要耗费我一缕生命本源,我定不会让你死的太痛快!”

    古之至尊的声音冰冷阴森,带着浓浓的杀意,他自斩帝果封印在神源之中千万年,只为等那成仙路的开启,今日却是用一缕本源把江皓彻底镇压了。

     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古皇威严不容亵渎!

    神链如同金龙狂舞,一颗接着一颗的星辰破碎,漫天星辉从无尽的宇宙之中落下,如同无垠瀑布,从九天之外冲刷了过去。

    与此同时,古之至尊一步迈出,暗金色的手掌一挥,朝着江皓的头顶拍了下来。

    嗡!

    净世青莲滴溜溜的飞了出来,万道青光垂落,把江皓庇护在了其中,他自己却是直接迎了上去,无尽的金光自他身上迸射而出,化作了一条金龙,在他的身后张牙舞爪,龙吟之声震彻天地。

    知己难求,对手同样也难找,有净世青莲在,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和这古之至尊战上一场,看看彼此之间,到底差了多少。

     轰!

    满天星辉落下,撞在了净世青莲之上,发出一声巨响,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净世青莲在这一刻却有若是泰山一般牢不可破,任那星辉如潮如海,它始终是纹丝不动。

    嗡!

     柔和的青光慢慢扩散来开,渐渐的竟是渗入到了星辉之中,银色的星辉开始不断的破碎,似是被青光同化了一般,变得温顺起来,不断融入净世青莲之中,让青光越发的宏大起来。

    另一边,金色的拳头与暗金色的手掌也撞在了一起,与之前单纯神通之间的交锋不同,这一次不仅仅是道与法的碰撞,更是肉身之间的对决。

    冰冷!阴寒!沉重!

    从古之至尊手掌之上传来的气息,让江皓手臂生寒刺痛,让他有一种身为凡人之时,触摸冰块时的感觉,但随着身后神龙虚影的一声怒吼,金光大盛,这种感觉顿时消散不见。

    与江皓相比,古之至尊要更加的难受,只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拳头,而是整个宇宙,恐怖无比的力量让他的手掌向后一扬,手腕生疼,似是要碎掉一般。

    在他的一生当中,纵横各个星域无一敌手无一败绩,在昔日帝道争锋之时,也曾遇到过肉身强横无比的对手,但那个所谓的肉身强横与江皓的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之上,就如同是小孩子与壮汉一般。

    在这一刻,他重新体会到了当年以圣人之身与大圣交手时,生死一线的战栗感,几乎是本能的调动起体内不多的生命本源。

    他知道,若是这一刻在不拼命,他可能就再没有拼命的机会了。

    难道……我真的是老了吗……

    他的脑袋里面忽然冒出了一个不该有念头,但很快便被他斩断,哪怕已经数十万年未曾与人交手,他依旧懂得生死之间,任何一缕杂念都是最致命的。

    “死!”

    古之至尊的声音蓦地响起,怒意已经消散,只剩下冰冷的杀意,古之至尊的气息蓦地爆发了出来,整个北斗星域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无数的山峦轰然倒塌,河川倒流,大地不断塌陷,整个星域似乎是要崩溃一般。

    “不好!”盖九幽面色剧变,万千道纹自他身上激荡开来,演奏出渡劫仙曲回荡在天地之间,只不过这一次,他却不是为了救江皓,而是为了救整个北斗星域。

    周围的一众人族圣人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无论是姜太虚还是卫易等人忙施展出各自神通,想要将古之至尊散发出的波动,拦在太初禁地之内。

    “该死的混账!激怒古之至尊,还要连累我们!”太古种族的古王和祖王们破口大骂起来,但骂归骂,他们还是立即催动起各自的法宝,化作万千光罩拦在了外围。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他们自然也明白,北斗星域若毁了,就算他们能够活下来,族人们也死伤殆尽!

    与此同时,在北斗星域的各个地域,一件又一件的帝兵自主复苏过来,在太古皇族藏身的地方,古皇兵也一同复苏过来,极道帝威弥漫在天地之间,将各自所处的地域镇压了下来。

    另外几个禁地也皆有古之至尊的气息弥漫,将禁地周围给庇护了下来,不让它们因此毁掉。

     但域外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无数的星辰化作星雨,飞向了四面八方,在这盛大的焰火之下,是无尽的毁灭!

     “竟然能将他逼到这种地步,这个准帝还真是出人预料!有大帝之资啊!”太初禁地之中,一道声音淡淡响起。

     “哼,有或是没有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自量力,来挑衅禁地的威严,他的路也就此为止了!”另一道声音冷冷的响起,带着几分不屑。

    “能拖着一个曾经的至尊陪葬,他死的也算是值了!”

    ……

     太初禁地之中隐匿着的至尊显然不止一个两个,不过他们显然没有出手的意思,这些古之至尊都曾经主宰过宇宙洪荒,心中唯我独尊,自然不会做出联手对敌这种事情。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所有人的五感六识都被这恐怖的法力给支配,听不见也看不见,甚至连脑袋里面都是一片空白,什么也都不复存在。

    古之至尊突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势,江皓一时没能防备,也是被震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了域外一颗尚未毁掉的星辰之上,直接把星辰都撞的粉碎。

    “那个祸害死了吗?终于可以结束了!”一众太古王们松了口气,他们的脸上已经是大汗淋漓,哪怕只是抵挡古之至尊散发出来的威势,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唉!”姜太虚叹了口气,正待说话,却发现盖九幽的目光直直地望着域外,一向平静沉稳的脸上满是骇然之色,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嗷——

     一道似风雷般的怒吼忽然响起,打破了世界的沉寂,也将世人唤醒,整个北斗星域都朝着域外望去,但看到的一切,却让他们有种仍在梦中的感觉。

    冰冷与黑暗并存的宇宙之中,一条数百丈长的庞然大物头角峥嵘,张牙舞爪,青色的祥云弥漫在它的身周,仰天一声长啸,将周围的星辰都被震的粉碎。

    这庞然大物赫然是一条龙,一条活着的五爪神龙!

    这条五爪神龙的身躯如同是由金子铸成的一般龙角晶莹剔透,颔下一颗龙珠却呈现出黑白二色,巨大的龙眸之中七色光华不断流淌,深邃如同宇宙一般。

     它注视着你,就如同是苍天在注视着你一般,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息,一举一动都带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

    “龙!竟然是一条活着的五爪神龙!这、这……这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那些凡人、修士们在心中呐喊着,哪怕是生命禁地之中的古之至尊们也是傻了眼,直愣愣的望着半空之中,嘴巴大张,眼睛滚圆,完全没有了古之至尊应有的高冷之态。